代生宝宝地址

2019年亏损至少1.65亿!失守大本营,四大徽酒倒数
来源:http://www.bwzhangjiajie.com  日期:2020-03-07


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业影响较大,其中也包括白酒。人聚集少了,喝酒的机会同样也少了。新年开始全国范围隔离封闭,餐饮、走亲访友等消费场景被取消,直接影响白酒和具有礼品性质的食品消费。

方正证券(601901,股吧)研究表明,疫情并不改变行业长期向上的趋势,不影响企业内在价值,行业价位升级和品牌集中趋势继续强化。今年的影响属于黑天鹅事件,不改变企业内在价值,疫情过去后,业绩趋势会持续。

我国自古酒文化就非常的丰富,说起白酒,则有着明显的地域文化。山西出清香酒,陕西出凤香酒,四川出浓香酒,贵州出酱香酒,山东出芝麻香酒等等。

2019年的白酒企业可谓是集体进入了春天,回想一年来白酒行业的发展,似乎离不开“涨”这个字,不仅股价一直蹭蹭涨,截至2019年12月初,上市的18只白酒股年均涨幅已达72.45%。其中,五粮液(000858)、泸州老窖(000568,股吧)、山西汾酒(600809,股吧)等年涨幅均超过100%。

2019年亏损至少1.65亿!失守大本营,四大徽酒倒数





但有一家酒企却“掉队”明显,它就是金种子酒,1月23日金种子酒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,2019年全年净利润亏损1.65亿元到2.05亿元,扣非净利润亏损1.85亿元到2.25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金种子酒的大本营市场也在不断被同行排挤,经营现金流也不太乐观...

“四朵金花”中的倒数第一

公开资料显示,金种子酒1998年上市,主营业务为白酒生产、制造和销售,公司主要品牌为“金种子”、“醉三秋”、“种子”、“和泰”、“颍州”等五大白酒品牌。与古井贡酒(000596,股吧)、口子窖(603589,股吧)、迎驾贡酒(603198,股吧)并称为徽酒“四朵金花”。

值得关注的是,金种子酒近年来逐渐掉队,并因业绩亏损成为“四朵金花”中的倒数第一。

财务数据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,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6.93亿元,同比下滑13.12%;归母净利润亏损0.72亿元,同比下滑4507.33%;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0.78亿元,同比下滑473.58%,加权净资产收益率为-2.44%。

2019年亏损至少1.65亿!失守大本营,四大徽酒倒数





而古井贡酒、口子窖、迎驾贡酒前三季度分别实现净利17.42亿元、12.96、6.00亿元,金种子酒业绩成为四大徽酒中的倒数第一。

1月23日金种子酒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,2019年全年净利润亏损1.65亿元到2.05亿元。而古井贡酒、口子窖、迎驾贡酒截止目前还未披露2019年业绩快报。

对于业绩的下滑,金种子酒表示,公司本次业绩预亏主要是因为白酒销售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较大,同时销售毛利率略有下滑所致。由于本年发生亏损,公司冲回递延所得税费用金额较大,相应也减少了2019年度的净利润。

金种子酒换帅或与业绩不佳有关

2月28日下午,金种子酒发布第六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。宣布选举贾光明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,任期三年,自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本届董事会届满为止。

2019年10月21日,金种子酒发布了《关于控股股东董事长变更的公告》,近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金种子集团”)通知,提名贾光明为金种子集团董事长、总经理人选,并履行相关程序,同时,宁中伟不再担任金种子集团董事长。

2019年亏损至少1.65亿!失守大本营,四大徽酒倒数





金种子酒集团更换董事长虽然并未透露原因,但在酒业人士看来,这与金种子酒长期以来的业绩不佳有着直接关系。将时间轴拉长,从2013年开始,金种子酒的业绩一直是负增长。

数据显示,2013年-2017年,金种子酒营业收入分别为20.8亿元、20.75亿元、17.28亿元、14.36亿元、12.9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1.33亿元、8856万元、5208万元、1702万元、819万元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营收增速和利润增速均为负值。其中净利增速分别为-76.22%、-33.64%、-41.19%、-67.32%、-51.88%。

2019年亏损至少1.65亿!失守大本营,四大徽酒倒数





另外,公司的经营现金流也明显承压。数据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-1.73亿。再看2016—2018年,该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-1.82亿元、-2.48亿元和-1.84亿元,一直处于净流出状态。

2019年亏损至少1.65亿!失守大本营,四大徽酒倒数





根据地“失守”,市场占有率下滑

众所周知,金种子酒起家于安徽,安徽是金种子酒的根据地。

本地市场是金种子酒的主要销售区。2012年,古井贡酒、口子窖、迎驾贡酒、金种子酒净利润分别为7.26亿元、4.56亿元、4.66亿元、5.62亿元。从净利润来看,公司排名第二,仅次于古井贡酒。

2018年年报显示,其省内一年销售收入7.27亿元,占全部销售收入的83.04%。但在2019年前三季度,金种子酒来自安徽省内和省外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.13亿和0.71亿元,同比下滑分别为32%和29%左右。

2019年亏损至少1.65亿!失守大本营,四大徽酒倒数





2018年同期,金种子酒还是盈利状态。2019年前三季度,公司之间亏损了7000多万!

根据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,在250亿的安徽白酒市场,2018年金种子酒省内市占率仅为4.23%。同期古井贡酒和口子窖的市占率为23.86%、14.24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20年开年不久,安徽金种子股份有限公司还登上了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,成为一笔标的金额为4300元案件的被执行人。虽然金额较小,但因为这个登上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还是多少影响公司的品牌。

2019年亏损至少1.65亿!失守大本营,四大徽酒倒数





近年来,白酒行业二八分化严重,头部企业挤压其他企业的生存空间,金种子酒除了有有其他对手的虎视眈眈,大本营市场也不断被排挤。如今金种子酒董事长更换,贾光明接棒,后续能否给金种子酒带来“新光明”,我们拭目以待!



(责任编辑:刘海美)。

标签: